《淮上与友人别》:杨花愁杀渡江人
2019-05-16 10:53:23 来源: 新华网
图集

  淮上与友人别

  郑谷

  扬子江头杨柳春,

  杨花愁杀渡江人。

  数声风笛离亭晚,

  君向潇湘我向秦。

  诗君解读:

  从意象而论,此诗意象,如江柳、杨花、风笛,都是离别诗中常用之象,并无多少新意。然而,郑谷此诗依然成为了名作,原因何在呢?

  “扬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”

  诗一开篇,便是美丽的风景与轻扬的旋律。春天的扬子江,春天的杨柳,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与生命的热力,春天的杨花更易让人生有绮丽的情丝。而三个“扬”音,让诗歌生成一种情韵绵长、回环往复之美。优秀的诗人总是善于向民间学习,这种以重字来构建回旋美的方法正是民歌常用的手段。

  “愁杀”一词用得急骤狠辣。迷蒙的杨花不断飘荡在眼前,与依依的柳丝、悠悠的江水共同构造了一幅绝美的景致。景致越美,眼前的相聚就越不忍打破越值得珍惜。美景成了离愁的最大触媒。

  “渡江人”,既指对方也指自己,下摄诗之尾句。《梅崖诗话》赞此句曰:“首二语情景一时俱到,所谓妙于发端;‘渡江人’三字,已含下‘君’字、‘我’字。”“澹澹长江水,悠悠远客情”,君与我一样,不想渡而不得不渡,可想而知,不久的将来,我们便都成为了对方的“远客”,空余怀念之梦,怎能不“愁杀”人呢!

  “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。”

  如果说,前两句是从眼见、身触、心感诸方面来着笔,那么第三句则从声闻方面加以渲染。在离亭宴别之际,忽然传来凄楚哀怨的笛声,情何以堪!“晚”字用得精彩。不愿离别,说不完的知心话,喝不够的别离酒。可是江水流走了日光,笛声催送着斜阳。日色渐渐晚了,不想别离的人也不得不挥手作别了。

  “君向潇湘我向秦”,诗到这里,便戛然而止,不着一字离人之情绪。然而,读者必能从这“无情”中读出离人复杂的感慨来。这是诗中真正的主题,君与我俱是客,情非得已身如转蓬的漂泊之客。我送君,君送我,客中送客,加一倍的凄凉。世间销魂惟离别,何况你我之前路,乃是相逆而行。那么,“今日此为别,何处还相遇”(韦应物诗句)呢?杜甫说,“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。”恐怕只能慨叹“会面安可知”了。

  这样的结尾,看似率直,其实含蓄。《增订评注唐诗正声》就些评论说:“茫茫别意,只在两‘向’字写出。”《震泽长语》也认为:“君向潇湘我向秦,不言怅别,而怅别之意溢于言外。”《唐诗摘钞》评曰:“后二语真若听离亭笛声,凄其欲绝。”

  这里不惜笔墨,罗列了古代学人的一些评论。我想,诸君如果能去细加体察思考,或许比读我们的文字更能明了诗中三昧。
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陈青
浙江缙云公安创作《我们的青春藏蓝色》 致敬警营里奋斗的青年民警
浙江缙云公安创作《我们的青春藏蓝色》 致敬警营里奋斗的青年民警
美丽中国之大木山骑行茶园
美丽中国之大木山骑行茶园
浙江龙泉上垟万亩竹海 青山绿水诗意神韵
浙江龙泉上垟万亩竹海 青山绿水诗意神韵
浙江绍兴上虞:歌唱祖国,声声传情
浙江绍兴上虞:歌唱祖国,声声传情
  
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01724

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